金昌市維譽建筑安裝有限公司
  Jinchang weiyu construction installation co.,LTD

 
營改增對工程造價的影響專題之二
來源:金昌市維譽建筑安裝有限公司作者:     轉載:糊涂網址:http://www.bguyc.tw/瀏覽數:396 




營改增對工程造價的影響專題之二


41日,我發表《營改增對工程造價的影響 》一文,網上大量轉載和轉發我的文章,許多紙質媒體也刊登了這篇文章,僅“e造價”公眾號的閱讀量已達到驚人的27萬之多,可見傳播和影響之廣。這次重發是因為在對營改增的研究及與網友的互動中又有了新的發現和觀點,故以饗讀者。

建筑業房地產業營改增實施2個月,一些造價人仍沒搞懂。不懂是正常的,似乎也無須研究透徹,因為營改增大多是涉及財務稅務方面的知識,與造價相關的占比不過三成。但既然涉稅,就與成本合約等扯上關系,它們之間保持千絲萬縷的聯系,真是剪不斷理還亂!有必要重新梳理一下營改增。其實,把概念搞清楚了,其他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一、營業稅與增值稅異同

營改增,顧名思義,就是營業稅改征增值稅。

兩稅互斥,二選一,即交了營業稅不交增值稅;交了增值稅不再交納營業稅。全面推開營改增后營業稅成為了歷史。

營業稅是地方稅;增值稅是共享稅,按最新公布的方案:地方與中央按55分成。

營業稅是價內稅,價稅合一,全額征稅,虧損也要納稅;增值稅是價外稅,差額征稅,虧損可不少稅。

營業稅有重復征稅特征,流轉環節越多,重復征稅越嚴重;增值稅是流轉稅,只對不含稅部分征稅,不產生重復征稅。

營業稅不抵扣;增值稅是可抵扣。

營業稅計稅方法:

應納營業稅=營業額(銷售收入)×稅率

增值稅計稅基數均不含稅,銷售額=含稅銷售額÷(1+增值稅率)

a、 簡易計稅方法:應納稅額=銷售額×征收率(3%

注:小規模納稅人采用簡易計稅方法,一般納稅人采用一般計稅方法,在某種情況下,一般納稅人也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稅。如一般納稅人為甲供工程提供的建筑服務、一般納稅人為建設工程的老項目提供的建筑服務等可以選擇簡易方法計稅。

b、一般計稅方法:應納稅額=銷項稅額-進項稅額

銷項稅額=銷售額×增值稅率(11%

C、農產品進項稅額=買價×扣除率(13%

產品和服務凡流轉到企業外部會產生銷項稅額。

增值稅的視同銷售項目強調納稅抵扣鏈條完整、稅負平衡、配比原則和最終使用納稅,不論是對內、對外,有否取得現金流入,只要是向外轉移或最終使用貨物,就應承擔稅款。

不得從銷項稅額中抵扣的進項稅額,應該做進項稅額轉出處理。

二、增值稅與其他稅種的異同

增值稅是多環節逐次征收,中間每一次流轉都會產生增值稅,直至最終使用一環,就不會再次進入常規征收環節。

土地增值稅與增值稅是不同的稅種,增值稅是凡有銷售即產生增值稅,土地增值稅是土地升值所產生的稅。

城市建設費、教育附加及地方教育附加等稅種原來以營業稅為計算基數,現在以實繳增值稅(即抵扣進項稅后)為計稅基數。根據之前的計價規則,稅金按綜合費率計取為3.48%,已考慮建企的營業稅3%加其他附加稅如城市建設費、教育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河道管理費。營改增后,工程造價稅金按增值稅率11%(小規模納稅人和簡易計稅按3%),城市建設費、教育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河道管理費等均歸入企業管理費中,企業管理費率是可競爭費。

企業所得稅是對企業的生產經營所得和其他所得征收的一種稅。它是以企業總收入減去企業總成本(包括交納的稅)為基數,乘以適用稅率(一般企業25%,小微企業20%)。如果進項稅不能抵扣就是計入企業成本。

三、增值稅率

不同的行業其增值稅率不同,主要是考慮重資產與輕資產的區別。如設計、造價咨詢等行業無需采購大宗材料和設備,其進項稅額微乎其微,所以,增值稅率比建筑業房地產業低。

1、建筑業、房地產業增值稅率11%

2、大宗材料、機械設備與租賃增值稅率17%

3、運輸增值稅率11%

4、服務業增值稅率6%

5、農產品增值稅率13%,注:苗木等農產品自產自銷免征增值稅,苗木貿易商按一般納稅人增值稅率按13%

6、小規模納稅人增值稅征收率3%(房地產業是5%,因為房地產業原營業稅率是5%);

7、簡易計稅增值稅率3%(房地產業是5%,因為房地產業原營業稅率是5%)。

記住這幾種常見稅率非常有用,別人問的時候能對答如流,實際應用起來也輕車熟路,便于更好的報價定價及制訂相關策略。

四、營改增抵扣鏈

營改增的核心是抵扣鏈條打通,環環相扣,層層抵銷。但由于實際操作中存在有的可抵扣,有的不能抵扣;有的抵扣多,有的抵扣少;有的看上去能抵扣實際卻抵扣不了,有的似乎不能抵扣實際是可以抵扣。情況異常復雜。

抵扣是以一個納稅人主體獨立會計核算為單位,即一個納稅人的所有進項稅抵扣其所有銷項稅,相同納稅人下的不同項目可以相互抵扣,但抵扣有諸多限制。

抵扣只在相同稅種之間進行相互抵扣,不同行業不同增值稅率可抵扣,但不能抵扣企業所得稅等其他稅種,不同稅種之間不能相互抵扣。當然,企業所得稅計稅基數可以扣除增值稅。

中國的增值稅管理非常地嚴格,抵扣條件極為苛刻,根據規定,取得抵扣要滿足如下條件:

企業是一般納稅人;

取得合法的扣稅憑證;

業務真實發生;

在規定的時間內認證和申報抵扣,一般為180天自然日,且當月申報抵扣。

不足抵扣的可以繼續抵扣。

五、哪些進項稅不能抵扣

不是所有的進項稅都能抵扣。

納稅人憑完稅憑證抵扣進項稅額的,應當具備書面合同、付款證明和境外單位的對賬單或者發票。即三證統一,否則不能抵扣。

用于簡易計稅方法計稅項目,即選擇了簡易計稅方法后就不得享受抵扣權利也不能被對方抵扣。小規模納稅人不享受抵扣權利,但小規模納稅人到稅務部門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可被對方抵扣;

非正常損失的不動產在建工程所耗用的購進貨物、設計服務和建筑服務進項稅不能抵扣;

所謂非正常損失是指因管理不善造成貨物被盜、丟失、霉爛變質,以及因違反法律法規造成貨物或者不動產被依法沒收、銷毀、拆除的情形。

發生開票有誤或者銷售折讓、中止、退回等情形的,未按照規定開具紅字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不得扣減銷項稅額或者銷售額;

向消費者個人銷售服務、無形資產或者不動產,不得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也就不存在抵扣;

應當辦理一般納稅人資格登記而未辦理的,其進項稅額不得從銷項稅額中抵扣;

資料不全的,一般納稅人會計核算不健全,或者不能夠提供準確稅務資料的;

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手續極為繁瑣,需要提供許多企業資料,如對方名稱、稅號、開戶行及銀行帳號,對方的稅務登記證副本復印件,納稅人資格認定書,企業營業執照等。有的因麻煩或其他原因而作罷,開具增值稅普通發票則不需要這些資料,但開具增值稅普通發票它是不能抵扣的。不管是普票還是專票,其增值稅率是一樣的。

上下游增值稅應稅單位之間會不會形成斷層,導致抵扣鏈條中斷?理論上是有可能的,任何一家企業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既是供方又是需方,對上游它是需方,對下游它又是供方,它既抵扣上家,又被下家所抵扣。如果這家企業破產倒閉或出現其他情況被查封了失聯了,那么,抵扣鏈條極有可能中斷,因為它開不了票,且抵扣也是有時效的。

六、營改增后稅負是增還是減?

營改增后企業稅負到底是增加還是降低,大家爭得不可開交,盲人摸象者大有人在,誤人子弟者不在少數。

有的明賺實虧,有的明虧實賺,這取決于納稅身份、計稅方式和可抵扣的進項稅的多少而定及能否能抵扣等因素,不可一概而論。從規定之嚴格、索票之難度及抵扣之繁瑣看,營改增后稅負增加是大概率事件。

營改增相比營業稅制有以下變化:

稅率是增加的,建筑業從3%增加到11%,房地產業從5%增加到11%。不是同比例增加哦。

進項稅可抵扣。

以除稅價作為計稅基數,消除重復征稅,計稅基數降低。

只要是稅率增加,那么,整個社會的稅負就會隨之增加。雖然中間環節或多或少有抵扣,但終端消費者無法抵扣進項稅,換言之,商品價格中包含的增值稅最終消費者是實際承擔者。

所以,孤立地看營改增,有的企業稅負或許會減輕,但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一定會增加。

為了取得抵扣,企業索票意識增強,驅使其要求對方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本來無票,價格可便宜,若要開專票,那么,稅金必然是體現在價格中,價格一定會提高。

七、營改增的計價規則是“價稅分離”

營改增下的計價規則本質是 “價稅分離”,因為增值稅是以不含稅為計稅基數,所以全部采用“裸價”,人工、材料、機械等全部“價稅分離”。

由于定額計價規則下人工費不屬于進項,它是按建筑企業的人工工資測算。雖然實行勞務分包,也有可能產生進項稅,財務上可以進行抵扣處理,但計價中沒法調整也不必調整,仍按原計價依據執行。

材料信息價發布已實行“價稅分離”,對銷售價格進行價稅分離和銷售不含稅價格與銷售含稅價格進行換算,剝離含稅價中的增值稅額。

上海為簡化和方便起見發布了材料價格的折算率,如原信息價只有含稅價,那么可以通過折算率得出其除稅價。折算率不等于材料的增值稅率,折算率主要是考慮材料費、運輸費的增值稅率不同的因素。

一般納稅人按“二票”制計稅,除稅價=含稅價/1+增值稅率折算率)。所謂“二票制”指材料款與運輸費分別開票。

一般納稅人按“一票”制計稅,除稅價=含稅價/1+增值稅率)。所謂“一票制”是指材料體格中包含運輸費用。

簡易征收計稅,除稅價=含稅價/1+征收率)。

信息價格式舉例:

序號

名稱規格

單位

含稅價

除稅價

182

PC預制外墻板(含鋼量130kg/m2

m2

2800

2397.06

PC預制外墻板折算率16.91%

八、抵扣多少進項稅建企稅負才減輕

建筑業是房地產業最主要的上游供應商,它獲得的抵扣相比下游的房地產企業要少。

以下是真實案例,為上海某高層住宅的真實數據。只有建立在真實數據之上才是相對可靠的,它是實打實的。不能空對空,不能從概念到概念,不能從理論到理論。任何假設不能作為推論的基礎,因為假設一旦錯誤,便不能得出正確結論,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之謂也。

某高層住宅工程造價(單位:元)

營改增對工程造價的影響專題之二

原營業稅制下的建企應繳營業稅=結算工程造價S1×3.48%

增值稅制下的建企應繳增值稅=稅前工程造價S2×11%-進項稅額。

營業稅下結算工程造價均是含稅價,增值稅下稅前工程造價均是不含稅價。

相同的工程,其他條件不變,材料費約占總造價48.57%,材料價格加權平均折算率按13.18%。這是按信息價統計的材料價格,實際采購和成交的價格要低于信息價,換言之,材料費占總造價的比例不到48.57%,可能在40%~45%左右。這里暫按信息價計算。

((S1-S1×48.57%+S1×48.57%÷1+13.18%))×11%-進項稅額=S1×3.48%

進項稅額=6.9%×S1

當進項稅額大于等于總造價(營業稅制)的6.9%,施工企業的稅負才降低,但這何其難也。

如果把施工機具也考慮進去,機具施工費占比1.91%,折扣率6.51%。

((S1-S1×(48.57%+1.91%)+S1×48.57%÷1+13.18%)+S1×1.91%÷1+6.51%))×11%-進項稅額=S1×3.48%

進項稅額=6.89%×S1

結果差不多,所以,施工機具使用費的抵扣可忽略。

有觀點認為營改增后一般納稅人的實際稅負不到1%,減稅高達2%,真乃大謬不然也。如果是這樣的話,企業豈非拍手稱快雙手贊成。其實不是的,是基于“不切實際”的假設,實際并不存在這樣的理想狀態,并且假設也是錯誤的。如假設工程造價人工費占30%,材料設備70%,人工費進項稅3%,材料設備進項稅17%,并且是全部取得進項稅,可能嗎?首先造價比例不對,材料設備沒有70%,約45~50%左右。如果按直接費占比,人工費占31.27%,材料費66.17%,施工機具2.61%

其次,人工費進項稅未必能得到,因為建筑勞務都是零工、民工和勞務分包,基本上沒有進項稅。

第三,材料設備的進項稅不全部是17%,即使是增值稅率17%,由于材料中包含的運輸費增值稅率11%,折算率13.18%,施工機具約6.51%。混凝土、砂、石等是3%,且大多數情況下是個體戶經營,不能提供發票,無法抵扣。

水泥增值稅率17%,黃砂、石子增值稅率3%,水增值稅率13%,電增值稅17%。砂漿增值稅率17%,混凝土增值稅率3%。砂漿的組成是水泥、黃砂與水,混凝土比砂漿多了石子,其成分差不多,為什么增值稅率卻相差這么大?規定的隨意性,明顯不合理,不能自圓其說。

九、營改增后的“甲供”工程

在原有的稅制下,大宗材料“甲供”是雙刃劍,并不一定有利于甲方或乙方,對甲乙雙方都是利弊相當,因為不存在可抵扣進項稅額的規定。

營改增后,誰采購進貨誰就能獲得可抵扣的進項稅額,所以,它就是利益,寸土必爭。大宗材料如果是甲供,建設單位可以享受抵扣此進項稅,而承包商失去這塊利益。所以,以后承包合同對甲供必然成為博弈的焦點。

根據36號附件上的規定,甲供工程可以選擇簡易計稅,不管甲供量的大小和多少,這是變數,施工企業一旦選擇簡的易計稅,甲方未必有利,因為在得到材料進項稅的同時也失去工程造價的進項稅,而工程造價的3%增值稅雖然不能抵扣但已然計入甲方成本。既不能被對方抵扣,自己也不能抵扣進項稅,反而是多支出的。似乎是雙輸的。

甲供材既然由發包方自行采購,相應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由材料供應商開具提供給發包方,由發包方進行進項稅額抵扣。同時,由于該部分已經在發包方做進項稅額抵扣,施工單位向發包方開具建筑增值稅專用發票時就不應該包括甲供材料的價值,否則可能會導致甲供材料部分的增值稅作為進項稅額再一次抵扣。

甲供工程,是指全部或部分設備、材料、動力由工程發包方自行采購的建筑工程。

根據此條款,只要有一項是甲供就屬于部分甲供工程。以后業主選擇甲供也要謹慎,不能隨意。

一般納稅人為甲供工程提供的建筑服務,可以選擇適用簡易計稅方法計稅。

但前面又有規定:“一般納稅人發生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規定的特定應稅行為,可以選擇適用簡易計稅方法計稅,但一經選擇,36個月內不得變更。”操作難度極大。

在招標文件中需要特別說明有部分甲供,列甲供材清單,過程中可能會增加甲供材,需要備注(不限于)。同時要求投標單位能提供合法有效的增值稅率11%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根據36號文,對于甲供工程,建筑企業可以選擇簡易計稅方法計稅,但并不強制,也可以選擇一般計稅方法。

有觀點認為不管甲供還是乙供,甲乙雙方總的應交納增值稅不變,這是沒有考慮計稅方法的變化。

有觀點認為甲供部分可以按簡易計稅,其他仍按原來計價方式。否則,只要有一塊錢的甲供材就稱甲供工程,那么,所有工程都要可以按簡易計稅,國家豈不少收稅了嗎?問題是是對甲供工程如何定義?誰有解釋權?滿足多少的甲供材符合甲供工程標準?統統沒有答案。這是人們爭論的焦點。

一個工程中的甲供材與非甲供進是否分別計價?文件也未作詳細說明。我認為只要有甲供,整個工程就可以選擇簡易計稅。對國家來說不存在少收稅的問題,與營業稅制稅率相同,也沒有抵扣。就算少收了點稅也是符合國家營改增企事業“稅負略有下降”的精神。其次,沒有必要對一個工程把甲供與乙供進行拆分。

任何工程幾乎都有甲供,不會因為營改增后而改變原來的操作模式,該甲供的還是甲供,不該甲供的也不要硬甲供,從而打破甲乙雙方的利益平衡。你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讓對方處境更壞,這樣的合作是不可持久的。開發商的銷項稅額巨大,可能抵扣不完,為了獲得更多的進項稅抵扣,采用甲供似乎是最優選擇,但人工費等其他方面給予一定優惠,或施工單位報價時考慮此因素。

九、營改增后應對之策

營改增它、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全產業鏈的,所有的定價和計價原理都發生深刻變化。

“營改增”后,原有造價模式、計價規則、計稅方式以及計價依據都將發生重大變化。

價稅雙維度評價和合約規劃,將進項稅管控納入成本合約管理體系之中。學習與成本相關的稅務知識。之前可能只考慮對方報價是否更有競爭力,現在,除此之外,還要測算其進項稅額的多少,這與最終的成本密切相關。